FANDOM


痛贯穿身体。

   徘徊于沉眠深渊的安海尔,一鼓作气被拉回现实世界。
   或许是从头到脚都疼痛不堪的缘故吧,就连动动手指头,都令他感到相当吃力,想挪动身体更是要他的命,如今他甚至连睁开眼皮确认状况的力气也没有。
   「你醒过来啦?」
  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男性声嗓。
   「是赫尔费吗……」
   「看样子你还活着呢。」
   「勉强算活着啦。」
   安海尔耍起嘴皮子,但每讲一句话,脸上就跟着露出痛苦神情。
   「我们很快就会返抵市区。虽然坐起来不太舒服,不过你就忍耐一下吧。」
   看样子似乎是赫尔费将他的身子绑在马鞍上,导致安海尔的身体随着马匹动作上下摇摆。
   「我……后来怎么了?」
   「你不记得吗?」
   「炸死巨人这段过程我还记得。」
   尽管在见证大功告成之前便已失去意识,不过既然还能跟赫尔费交谈,那就代表事情应该是按预定计划顺利完成了吧。安海尔能够保住一命只能说是万幸了。
   「你证明了巨人确实是可以击败的对手。」
   「只不过后颈才是要害就是了。」
   虽然差点因此葬送性命,但他对结果感到相当满意。
   话虽如此,另外却也留下了许多功课。短刀的强度问题、武器及操作装置的组合、以及《装置》的机动力。纵然证明了巨人是可以击败的对手,后续课题仍是多到不像话。
   另外也得再设法缩小界定巨人的要害部位才行。还有不能只满足于击倒巨人,理应更进一步针对他们为何死亡一事进行研究。为此就非得展开行动,继续调查巨人的生态。
   同时也必须确立出运用《装置》的战术。
   抄最快最短的路线抵达巨人要害,给予精准无比的致命一击——
   要是像安海尔一样大费周章的话,就算再多条命也不够用。虽说改良《装置》为最大前提,不过只要众人均能运用自如的话,或许也就有办法狩猎巨人了吧。
   「接下来调查军团大概会很辛苦吧。」
   「嗯,就许多层面而言。」
   在证明了巨人是可以击败的对手之后,调查军团解散命令遭到撤销的几率随之大增。但另一方面,调查军团无视命令擅自展开远征,仍然是个不争的事实。士兵姑且撇开不谈,身为队长的赫尔费,必然不得不引咎辞去队长职务吧。
   「我有我该做的事。」
   「什么事?」
   「就是培训下一代的国家栋梁。」
   「例如指导训练兵之类吗?」
   「有此必要吧?」
   「的确没错。」
   调查军团的人数骤减。或许指导训练兵、设法重建调查军团,就是赫尔费的人生第二春也说不定。
   不过赫尔费的想法跟安海尔有点不太一样。
   「看完你那一战,我就确信我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。」
   「这岂不像是我超渡了你的军旅生涯一样吗……」
   「事实上大概也没错吧。」
   「你不觉得有点太过夸张了吗?」
   赫尔费的实力如假包换,他的部下也一样,今后应该也能尽情大展身手才对,同时也还需要他们挺身而出。
   「我猜战斗方法,八成会因为你所制作的那台机械而产生重大转变吧。年轻小伙子们也就算了,到我这把年龄已经无法再改变战法。」
   「所以你决定退出第一线吗……真是干脆呢。」
   安海尔率直地感到佩服。
   「担任指导教官或许是正确选择也不一定。」
   虽说是培训下一代的精兵,但锻炼心技体的作法依旧不会有所改变。就这一点而言,赫尔费堪称无懈可击,安海尔甚至立即就能想象出赫尔费狠狠修理训练兵的身影。对巨人无所不知的他一旦成为教官,日后必能培育出最强悍的士兵。
   「想要驾驭那台机械,就非得从训练兵时代开始严加训练不可。」
   「而你打算主动请缨担任这项职务?」
   「这想法还不赖吧?」
   「那我可得尽快改良《装置》才行啰。」
   但这绝非一朝一夕便可完成。一想到堆积如山的课题,就令他感到头痛不已。
   「《装置》就是这台机械的正式名称吗?」
   「该说是方便起见呢,还是说纯属开发代号呢,总之因为它只是试作品,所以也没想过要帮它取名字。」
   不过既然《装置》的完成形已经浮现,那么帮它取个名字应该也比较方便一点吧。
   「我想想喔……」
   安海尔思考了一下,便由《装置》特征联想到它的正式名称。
   「既然是用来实现立体动作的装置,就称它作《立体机动装置》好了。」
   「原来如此,满不赖的嘛。」
   「接下来才要开始制作就是了」
   安海尔苦笑一声,硬是动手撑开如同铅块一样沉重的眼睑。眼睛残留着一股夹带灼热感的痛楚,眼泪涌流而出。浑身是伤的安海尔,看来似乎连眼睛都没能幸免。视野昏暗无光,仿佛罩着一层毛玻璃似地显得模糊不清。
   (是那个时候受的伤吗……)
   八成是在见证巨人临死情景之际,遭到热风灼伤眼睛了吧。
   (可能伤得很重吧。)
   视力能否恢复还是未知数。
   不过安海尔心中有着满满的充足感。
   「英雄凯旋归来了!」
   赫尔费高声宣言。
   正门开启的声音随之传入耳中。